Uncategorized


我們步行回家。

臻:『媽咪, 阿 A 好懶醒架!』

我:『點解咁講呀?』

臻:『佢成日話自己好醒, 又話自己好叻架! 佢唔囂架!』

我覺得我聽錯他的說話。

問了兩次:『囂定唔囂呀?』

臻:『唔囂呀!』

我:『你又話佢懶醒, 又唔囂?』

臻笑:『媽咪, 囂, 點解呀?』

我:『懶醒囉! 』

臻:『咁佢囂呀!』

我:『唔緊要啦! 由得人哋講囉!』

臻:『佢仲話自己踢波最叻最勁添呀!』

我:『咁你咪同佢講 『不如下次一齊玩啦! 我都好鍾意踢波架! 教吓我吖!』!』

臻:『唔係嘛?? 咁都講得出??』

我:『咁你話『係呀!』, 咁囉! 我成日同你講, 如果你醒, 唔係自己講架! 係人哋講架! 要自己講, 就係唔醒! 人哋點講, 你又唔好理人哋! 做好自己就得嘞! 知嘛?』

臻:『知道!』

我的兒子送給我的『家務贈券』。

臻, 終於學會了媽小時的玩兒。

學校大旅行的目的地是烏溪沙青年新村。

媽:『臻, 你遲啲去烏溪沙旅行喎!』

臻:『係咩?』

媽:『個到即係上次你同幼苗(足球訓練班)一齊去個到呀!』

爸又再自吹:『個到咪上次家長踢波, 我倒掛個次, 射得好靚個次呢……阿 A Sir 都話『許生, 你都有啲波底架喎…..』…… 佢哋都未見過我上次係學校踢家長隊……左腳一 tick, 右腳一射……嘩! 超靚……』

臻很投入地聽爸的故事。

臻:『哈哈哈……咁你小學時, 啲人有無叫你波神呀?』

爸:『啲人叫我球神呀!』

媽:『係呀, 求神拜佛個啲求神呀!』

臻:『哈哈哈……』

爸沒理會其他的聲音, 繼續:『 你都可以叫我 Ball God, Ball King 就唔好嘞! God 終始都大過 King……』

放學回家。

媽:『臻, 換左衫先做其他野啦!』

臻:『啊!』

爸亦換了衣服, 走出廳。

爸:『媽咪, 點解你又唔換衫先呢? 又係到做其他野! 』

臻:『係囉! 唔好淨係講啦! 要做俾我哋睇架嘛! 係咪呀, Daddy? 』

天氣冷的時候, 爸爸教臻要穿襪子睡覺。

天氣很冷的時候, 爸爸教臻要穿襪子再包着褲腳睡覺。

很暖的。

很冷的一個早上, 臻吃過早餐, 換上校服, 準備上學。

媽檢查臻是否穿得妥當。

嚇見臻用襪子包着運動褲加波鞋, 背上書包, 拿着茶點袋, 很自信的受檢。

媽:『臻, 做乜條褲着成咁架!』

臻:『暖啲嘛!』

(成個阿伯咁!)

 

2009-04-09-bread-0041

 

臻很喜歡吃椰絲包。

臻:『媽咪呀! 我個耶穌包得未呀?』

媽:『唔係耶穌包呀! 係椰絲包呀!』

臻:『係 Jesus Christ Bread 呀!』

後一頁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