鬧人


一日。

到麥當勞買餐, 得了良久, 因為職員邊閒談邊做事!

我忍着不開口罵。

上車向爸發洩一番。

另一日。

臻到麥當勞買餐, 得了良久, 因為職員邊閒談邊做事!

臻又上車向爸發洩一番。

爸:『你地兩個真係好似, 鬧既野都係一樣!』

廣告

臻吃飯只顧望着電視, 又吃得慢, 又不願吃菜……

飯後, 教訓了他幾句。

他不太願意聽我的話, 板着臉。

我:『你自己反省吓啦!』

過了幾分鐘。

臻:『媽咪, 對唔住呀!』

我:『對唔住乜野呀?』

臻:『唔夾餸俾你哋食!』

我:『都唔係呢樣!』

爸:『你阿媽成日都話做人要態度好, 呢幾日鬧人都係鬧人態度唔好, 每次你阿媽問你有乜唔啱, 你就話自己態度唔好就得架嘞!』

臻笑着:『媽咪, 我知道嘞! 係我態度唔好! 我下次唔會嘞!』

臻做什麼事也好像不合我意。

我:『臻, 係咪咁樣食飯架…… 食到周圍都係…….要食菜…….要抺咀……..』

爸:『媽咪, 你試吓讚佢三樣野, 之後再話佢!』

我:『試吓啦!』

讚了兩件事後。

臻:『媽咪, 你唔洗再讚我嘞! 夠嘞!』

臻不太願意做功課。

每次也會發出埋怨的聲音, 才死死氣地去做。

我:『臻, 呢啲係你既工作, 你唔想做, 不過, 你係要做架! 唔好再係到 『 high high』 聲嘞!』

數分鐘後, 又聽到他的聲音。

我:『臻, 我知你點可以無呢啲聲呀! 你一有呢啲聲, 就被我打你一巴, 一巴唔得, 就兩巴, 兩巴唔得, 就三巴, 包你一定無呢啲聲!』

臻:『唔好呀!』

路過的爸:『我知要打幾多巴!』

臻:『幾多呀?』

爸:『 Kowloon Bus!』

臻:『即係乜野呀?』

爸:『九巴呀!』

臻:『哈哈哈…….』

我嚴禁爸在臻面前說『廢人』兩字。

爸:『咁如果我個肺唔舒服, 係咪都唔講得呀?』

我:『唔得! 你可以話個 lung 好唔舒服!』

爸:『你都 lung 人黎既!』

我:『你咁講又唔啱喎! lung 係個 noun 黎架嘛! 又唔係 adjective! 唔可以講!』

爸:『lung 人 係 double nouns 呀! 都啱架!』

臻:『哈哈哈……』

我:『唔准再講呀!』

臻大了, 什麼也會反問你, 駁你, 很有自己主見。

他不是每件事都會立即、自願去做。

有時真的很激氣。

我:『臻, 你呀! 真係衰衰咁呀!』

臻:『乜野係衰衰呀?』

我:『衰衰咪即係乖乖既相反詞囉, 衰衰!』

泰國人海南雞飯飯店午膳。

爸:『唔該,一個海南雞飯,唔要胸,一個。。。。。。』

吃罷,爸先離去,我付款。

我看着賬單,有點不明白。

我:『唔該,我想問,熱利賓立係咪要加$5?』

服務員:『唔係!你加脾嘛,加左$5!』

我:『我無加脾喎!』

服務員:『張單係咁寫喎!』

我:『我無叫過喎!我話唔要胸,咁等唔等於加脾吖?』

服務員:『唔同!加脾至加錢!你碟雞係咪多左吖?』

我:『我唔知你有無多到喎!總之我就無話加脾!』

服務員:『張單係咁寫,即係加左俾你!』

我已不想跟她糾纏:『吓?唔係嘛?我依家就想話俾你聽『我無加脾,不過你收多左我$5!』

之後放下她要求的金錢,轉身走。

隨尾的臻聽到那服務員說:『咁都得!!』

這個世界,就是這樣?

(係舖頭鬧人既行為,由元朗出到九龍了!這間店,列入黑名單!)

後一頁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