婷姨


婷姨問爸:『你老婆 仔係邊呀?』

爸:『係屋企!』

之後, 只有我一人出現。

婷姨:『咦! 阿臻唔係到既?頭先我問你, 你又話佢哋係屋企?? 』

爸:『頭先你問我老婆仔係邊嘛! 』

婷姨:『頭先我話『老婆   仔』呀!』

爸:『你唔係話老婆仔咩?』

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

臻:『乜野係老婆仔? 何孖仔, 我就知!』

我:『何孖仔係乜? 何 B 仔, 我就知!』

廣告

放工。

我:『臻, 今日有個家長以為婷姨係 Daddy 個老婆!』

臻:『咁你係乜野呀?』

我想着怎樣回答……

臻:『剩女呀?』

 

婷姨與我們一起晚膳。

我和臻先到酒家。

臻坐在我隔離。

我:『臻呀, 你坐對面吖! 同婷姨坐啦!』

臻:『我想同你坐呀!』

我:『乖啦! 』

臻:『點解唔可以同你坐呀?』

我:『如果我同你坐, Daddy 咪同婷姨坐囉! 咁人哋咪以為佢哋係兩公婆, 咁咪唔係幾好囉!』

臻:『咁我同婷姨夠唔係兩公婆啦!又一齊坐?』

我:『咁我同 Daddy 一定係兩公婆嘛!』

                  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。

同學送了一個名牌給臻。

臻寫上自己的名字及職位。

婷姨看見臻的名牌, 很驚訝!

婷姨:『臻, 你係足球火龍隊既總隊長?』

我們相視而笑。

婷姨:『咁勁既! 你參加左乜野足球隊呀?』

我們繼續在笑。

我想臻知道自己住的房屋有多舒適。

路過一幢堂樓, 我停下來。

我:『臻, 有啲人住啲樓無 lift, 樓梯好窄架! 你過黎睇吓!』

臻不覺得奇怪:『婷姨住個到都係咁架啦!』

我:『吓? 一樣咩?』

臻:『一樣! 呢條樓梯直上, 婷姨條樓梯轉彎之嘛!』

(婷姨住村屋! 其實, 只係阿媽大驚小怪! 好多野都係一樣! 唔洗咁複雜!) 

我在玩具反斗城看到 Angry Bird 玩具, 很想買給臻。

但, 要二百多元, 太貴, 放棄了!

婷姨買了一個 A 貨版, 議價後一百元。

臻非常喜歡, 非常開心!

謝謝婷姨!

留了幾個玻璃樽, 很想與臻一起畫畫。

假期時, 終於做到了!

臻一直也很期待, 但, 可能是地點的關係 (婆婆家, 有Wii!) , 令臻分了心, 草草了事。

最後, 由我和婷姨完成!

後一頁 »